学习资讯
热搜:   职业培训  留学移民  考试动态  教育资讯
  • 首 页
  •  

    元旦立下的“flag”,你还记得吗?

       日期:2019-01-09     来源:中国青年网    浏览:501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    核心提示:  不知道从甚么时候开始,逢年过节在朋友圈或是微博里晒出“小目标”,成了广大网友过节的“必要程序”。1个星期前的跨年就是最好的例证,朋友圈放眼望去尽是“彩旗飘飘”:新的1年,要瘦、要美、要暴富!这些在网络用语里被称作“flag”的人生小目标,已走

      不知道从甚么时候开始,逢年过节在朋友圈或是微博里晒出“小目标”,成了广大网友过节的“必要程序”。1个星期前的跨年就是最好的例证,朋友圈放眼望去尽是“彩旗飘飘”:新的1年,要瘦、要美、要暴富!这些在网络用语里被称作“flag”的人生小目标,已走向了平常化。其实,从心理学角度来看,立flag的目的是自勉或寻觅群体归属感,但flag立得太频繁等于没立,还会造故意理上的“虚假繁华”,下降成功率。

      ■故事

      “希望还是要有的,万1呢!”

      在某外企工作的豆子,1直以来网晒“小目标”的“指点思想”就是3个字“万1呢”。翻翻豆子的朋友圈,基本上都是条理分明的“1、2、3”。“1、年假前做完PPT;2、健身房月底前打卡两次;3、晚上12点前睡,凌晨定好5点的闹钟起来加班。”2018跨年,豆子更是在朋友圈喊出了新年“大目标”,“2019要继续努力鸭!要是能升职就更好啦!”配上1只戴着眼镜的鸭子表情包,鸭子身上写着3个字,“努力鸭”。

      “朋友圈立flag,也是希望能够起到自我鼓励的作用吧。”豆子告知记者,“平时工作的压力就不小了,立flag也是希望给自己1个情绪释放的出口,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,记下来,回看的时候也能自我鞭策,‘蛮不错的,本周的小目标全部都完成了’。”但豆子表示,自己并没有统计太小目标的完成度,“完成的估计是大多数,比如PPT,不做完老板第2天肯定会把我宰了。但各种目标里肯定有没完成的,比如晚上12点之前睡,要做到实在是太难了。但我在写flag时还是会把这1条写进去,动身点嘛就是给自己留个希望,万1我哪1天就在12点之前睡下了呢?”

      “立下flag是节日的仪式感。”一样是在朋友圈里以“小目标”众多而闻名的网友佳琪,这样解释自己刷屏的缘由。佳琪刷屏很有节奏,生日、年关、时令节气都会在朋友圈里发1点“感慨”:“冬至了,眼看着年关就要来临,手头的论文1定要抓紧了,月底前要写完,轻轻松松过年哦。”“又涨了1岁,希望自己不再幼稚,成为可以独立的人。”

      “其实我最开始在朋友圈里发这些‘小目标’,是由于我发现大家都在发,我不发的话就有1种‘被世界遗忘’的感觉。”佳琪告知记者,自己特别惧怕被孤立,“因而我赶快发,希望尽快融入‘flag群体’。每次看到有朋友给我点赞的时候我就特开心。”立flag逐步成了佳琪的生活习惯,佳琪发现已离不开flag的陪伴了,“假设没有按时写,总觉得这个节日过得少了点甚么。直到自己发现,‘原来是没在朋友圈发立春小目标呀’,这时候候就会变得特别严肃而庄重,写完两3条目标,才会觉得是很认真很神圣地举行了1个节日的庆典。”

      ■实验

      Flag居然会给你的成功“拖后腿”

      不论立下flag的最初缘由是从众还是自勉,小目标的终究走向都是殊途同归:目标达成,取得成功。但是,通过立flag的方式,真的能够提高成功的几率么?部份心理学家会晒出对比实验的结果回答你:其实不能。

      据网络公然报导,纽约大学的心理学家皮特·高尔威泽曾做过对比实验,把学生分为A、B两组,这些学生的目标都是要在期末考试获得好的成绩。实验人员告知A组同学,“你们的目标我们已知道了”。而给B组同学的暗示是,“我们对你们的目标1无所知”。终究考试成绩出来,B组同学的平均成绩高于A组同学。

      这个结果让人懊丧,但flag的心理暗示效果已非常明朗了:你在朋友圈写下flag的时候,其实已在给自己制造“成功的错觉”,这类错觉的产生,不但来自你的融入“flag群体”的归属感,还有抱着手机盯着朋友圈,看着未读红点里的读数不断增加时涌上的欣喜:通过flag,你试图让他人了解了你,取得了高度的“朋友圈认同”。

      “认同”带来的影响,估计绝大多数人已在生活中亲身印证:元旦时在朋友圈写下的那些flag,你现在还记得么?原以为是1条催人奋进的“小皮鞭”,结果发现实际效果恰恰相反,你会在认同的麻痹中变得放松和懈怠。

      ■观点

      立“flag”类似“印象管理”

      常立志不如立长志

      “就是图1时的开心。1个星期前的flag我压根都记不住了,何必和生活叫真。”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持有这类观点的人不是少数。这类“何必叫真”的态度,东南京大学学附属中大医院心理精神科主任袁勇贵其实不同意。

      袁勇贵告知记者,每逢重大节日,朋友圈里就“彩旗飘飘”,这样的行动本源来自自恋心理。部份flag的确有自律性质,但是更多的人网晒“小目标”,为的是1种存在感,希望能够引发他人的关注。通过flag在他人心目中建立起自己“自我要求高”“爱漂亮”“爱浏览”等良好印象,进行“印象管理”。这类从众行动1定程度上可以起到心理调理作用,构成自我鼓励。但1旦构成习惯,flag立得太频繁,会适得其反。

      袁勇贵建议,将生活拆分“小目标”逐一完成的做法并不是不可取,但目标的设定不能空洞,需要现实。“每一个人都应当有自己的目标,盲目地跟风和从众,会分散你对目标的专注程度。自我目标的达成,不应当由他人来引导,还是应当靠自己。俗语说的‘常立志不如立长志’就是这个道理。”(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 杨甜子)
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>同类学习资讯
    0相关评论

    点击排行
    猜你喜欢